神秘“煤老闆”強勢上位 ST金路重組“命懸一線”

  • 时间:
  • 浏览:30

  地方政府、財團、神秘煤老闆,三股勢力絞在一同,將上市公司*ST金路拽入了外人無法參透的迷局之中。

  9月6日,*ST金路公告,董事長張昌德被四川省德陽市紀委調查。在此前後,來自四川達州的神秘商人劉江東,斥資逾5億元在二級市場增持,好快成為*ST金路的第一大股東。

  新京報記者採訪與查詢資料獲知,此前,劉江東為一位默默無名的煤炭商人;今年7月,劉江東“華麗變身”,旗下資産猛增;一個月後,劉江東開啟了掃貨*ST金路的路程。

  目前,劉江東正在謀求成為*ST金路的實際控制人。

  格局變動之下,浙江民企新光集團,被推至危險的境地。7月100日,新光集團累积資産作價百億元借殼*ST金路,已獲上市公司股東大會通過,只待監管部門審核。

  在此關鍵時刻,神秘的劉江東,半路殺出。根據新光方面的説法,劉江東意欲叫停*ST金路與新光的重組。

  戰爭已經打響。*ST金路的前景,變得撲朔迷離。

  董事長、董秘齊被抓

  *ST金路的董事長或許都有一個好職務,已經有連續兩任在其他位置上出事。

  9月6日晚間,*ST金路公告稱,公司受到德陽市國資委通知,董事長張昌德因違紀問題已予立案調查。

  一同還宣佈,公司收到德陽市公安局通知,董秘劉邦洪因涉嫌刑事犯罪已被德陽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張昌德于2013年8月底從德陽市國資委調研員任上赴任*ST金路董事長。彼時,公司正因時任董事長劉漢被調查而陷入動蕩。

  2013年3月,劉漢因涉嫌窩藏、包庇等刑事犯罪,在北京被警方控制。同年8月14日,*ST金路召開董事會,劉漢“因連續2次以上未出席公司董事局會議,也未委託其他董事出席董事局會議”,被免去公司董事、董事長職務。

  今年2月9日,劉漢因犯組織、領導、參與黑社會性質組織,故意殺人,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等案,被執行死刑。

  在劉漢被免去董事長的同一天,經德陽國投提名,張昌德成為*ST金路董事候選人,並隨後當選為董事長。

  德陽國投持有*ST金路3.54%股份,是公司第二大股東。第一大股東宏達集團,持有金路4.16%股份。

  張昌德的履新,可謂是“受命于危難之際”。以後的事實則表明,他不僅沒有挽救金路,反而每每个人也深陷其中。

  生於1956年的張昌德,現年59歲,歷任德陽市經委科員、副處長、處長,德陽市經貿委副主任、德陽市國資委副主任。在成為*ST金路董事長之時,還兼任德陽市國資委調研員。

  被刑事拘留的劉邦洪現年44歲,擁有工商管理碩士學位,歷任四川什化集團公司企業管理處、組織人事處幹事,農化服務處副處長,並先後擔任*ST金路證券代表、董事會辦公室主任、董秘。

  9月8日,一位與劉邦洪接觸過的投資者,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劉邦洪“看起來比較儒雅”,“與投資者溝通態度也很真誠”。

  據報道,劉邦洪是以“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名被刑事拘留。

  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是指上市公司董監高人員違背對上市公司的忠實義務,利用職務便利,操縱上市公司從而導致上市公司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行為。

  *ST金路9月6日晚間公告,劉邦洪已于9月5日“因個人愿因”辭去董秘一職,公司“目前生産經營情況正常”。

  “風雨飄搖”的兩年

  近日,新光集團董事長周曉光對媒體表示,張昌德于9月1日下午被德陽警方帶走,並在扣留24小時後被移送至德陽市紀委。此時,他上任*ST金路董事長剛滿兩年。

  張昌德主政金路的兩年內,*ST金路經歷了利潤連續下滑被“ST”、轉讓石墨烯引發股民訴訟、引入新光集團重組等。

  2013年9月17日,第一大股東宏達集團與二股東德陽國投簽署《授權委託書》:宏達集團將其持有的*ST金路完整性股份的股東權利授予德陽國投代為行使,承認在委託期內德陽國投的實際控制人地位。

  該授權截至2015年末。宏達集團的實際控制人為劉滄龍。他是劉漢的堂兄。

  2013年,金路集團虧損1.7億元。而在張昌德上任後,並未扭轉虧損的局面。2014年,金路集團虧損1.47億元;2015年上3天,已“披星戴帽”的*ST金路,虧損7238萬元。

  此外,金路對外轉讓石墨烯項目,還引發了中小投資者對公司的訴訟。

  2014年12月22日,*ST金路宣佈,擬將其與中科院金屬研究所關於石墨烯研發的合作协议者,以1848萬元的價格轉讓出去。此後,公司股價跳水。

  累积投資者認為,石墨烯項目的評估價格明顯偏低,並且金路集團涉嫌隱匿了累积專利,发生“賤賣資産”和“利益輸送”的嫌疑。

  2015年5月,100余名*ST金路股票持有者將上市公司告上法庭,訴請公司董事會關於石墨烯轉讓議案的決議無效。

  9月8日,代理該案的傑賽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智斌告訴新京報記者,上述訴訟今年7月在德陽開過一次庭,近日張昌德被調查後,法院也在和當地相關部門溝通,看張的案件是否是涉及石墨烯轉讓項目。

  “因此 相關部門調查出張昌德和劉邦洪在石墨烯轉讓項目中发生不當行為,對我們的訴訟是有利的。”王智斌表示。

  扭虧無望的情況下,為了防止退市,*ST金路寄希望於重組。

  *ST金路的百億重組

  7月14日,*ST金路公告了重組方案。來自浙江義烏的新光集團將借殼*ST金路。

  公告稱,擬通過發行股份的土办法向新光集團等購買其合計持有的浙江萬廈房地産、浙江新光建材裝飾城100%股權。上述資産作價112億元。

  上述交易完成後,控制新光集團的周曉光夫婦,將成為*ST金路的實際控制人。

  9月7日,新光集團董事長特別助理徐軍對新京報記者稱,本次重組是德陽市國資委相關方面通過仲介機構,主動找到新光集團,邀請新光集團參與重組。

  新光集團創立於1995年,周曉光、虞雲新夫婦分別持有其51%和49%的股份。

  根據重組預案,新光建材城和萬廈房産的評估增值率分別為842%和334%。*ST金路在公告中提醒,发生“標的資産評估增值較大的風險”。

  作為房地産領域的公司,新光建材城和萬夏房産在2013年和2014年營收和凈利潤卻跳出 了較大幅度的增長。

  鵬元資信評估有限公司在其出具的《新光集團2011年公司債券2015年跟蹤信用評級報告》中稱,新光集團盈利发生下降及大幅波動的因此 。

  評級報告稱,2014年公司利潤總額為100.100億元,其中超過40億元來自於公允價值變動收益及營業外收入。公允價值變動收益未來发生大幅變動的因此 ,營業外收入則具有不可持續性,未來盈利发生下降及大幅波動的因此 。

  在房地産行業普遍不景氣的情況下,新光集團的高估值也遭到累积投資者的質疑。

  對此,徐軍稱,資産是經過獨立第三方嚴謹規範評估的,操作上都符合程式。

  上述重組方案已于7月100日*ST金路的股東大會通過,並於8月6日獲得證監會行政許可受理。

  本次擬借殼上市,已經是新光集團第三次衝擊資本市場。

  早前,新光集團曾經希望通過IPO登陸資本市場,但老是未果;2011年至2013年期間,新光集團也曾試圖通過二級市場增持中百集團,謀求董事會席位,最終也以失敗告終。

  重組遭四川遊資狙擊

  與張昌德和劉邦洪同一時間被調查的,還有新光集團借殼上市的獨立財務顧問主辦人童星。

  據報道,童星被刑拘的理由也是“涉嫌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童星是西南證券投行並購業務部副總經理,西南證券則是*ST金路本次重組的保薦機構。

  9月11日,西南證券董秘徐鳴鏑拒絕就童星案接受採訪。他説,對童星案不了解。

  在張昌德等三人被調查後,新光集團董事長周曉光就對媒體表示,本次重組遭到德陽市相關方面的阻撓。

  9月6日,周曉光接受財新網記者採訪時稱,自7月份開始,德陽當地政府對新光集團的借殼一事態度跳出 轉變,7月份,德陽當地政府給*ST金路累积股東打招呼,干預其在股東大會上自主投票,稅務部門也私下到浙江義烏調查新光集團;8月份,德陽市公安局派員到證監會要求查閱*ST金路報送的重組資料。

  9月7日起,新京報記者多次撥打周曉光的電話,但老是處於來電自動提醒狀態。徐軍稱,周曉光正在北京負責公司在古巴的新項目,不便接受採訪。

  據徐軍介紹,在7月100日股東大會召開前的一段時間,來自四川內江、達州的遊資,突擊買入*ST金路股份。

  “我們也和其他買入者進行聯繫溝通,但對方對買入的目的語焉不詳。”徐軍説,“我們發現情況後也向德陽市政府部門做了彙報,在召開股東大會前與政府部門進行了溝通。”

  徐軍稱,後來股東大會的投票結果顯示,突擊買入的累积資金對重組方案都投了反對票。

  公告顯示,在7月100日的股東大會上,佔出席會議所有股東所持表決權的11.05%,對重組方案投出了反對票。

  周曉光稱,四川當地遊資圈的狙擊,與德陽政局的變動发生著某種關聯。

  今年六七月間,德陽市市委書記與市長職位,均跳出 了調整。

  7月28日,德陽市國資委向市屬監管企業專發了德陽市人民政府《關於進一步加強企業國有産權轉讓管理的規定》(簡稱《規定》)。

  《規定》指出,要深度重視國有企業産權轉讓行為,依法嚴肅處理産權轉讓違規行為,要求對發生超越許可權審批、未按規定進場交易、未履行資産評估程式等違規行為,追究相關單位和負責人的責任。

  9月11日,新京報記者試圖向德陽市國資委主任張星明求證相關情況。但其電話老是無人接聽,也未回復新京報記者的採訪短信。

  老是崛起的神秘煤老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8月以後,一位神秘的四川商人劉江東,在二級市場連續買入股票,並躍居*ST金路的第一大股東。

  截至9月11日,劉江東共買入了10091.8萬股,持股比例達到10%。按7.5-11.72元/股不等的買入成本計算,劉江東斥資超過5億元。

  劉江東在公告中稱,其買入股票的資金完整性來源於自有資金。

  這樣一位資本大亨,至今仍不為人熟知。公開資料顯示,劉江東現年40歲,是四川省達州市達縣人。

  *ST金路披露的資訊顯示,劉江東目前擔任達州市達縣勝利煤業有限公司(簡稱“勝利煤業”)和四川東芮實業有限公司(簡稱“東芮實業”)執行董事兼總經理。

  其中,在2015年前,劉江東旗下資産非要勝利煤業這一家企業。該企業成立於1009年6月26日,註冊資金僅有100萬元,股東為劉江東和姚慶林,該礦業公司登記生産能力為9萬噸/年。

  因為與符均发生股權轉讓糾紛,劉江東持有的勝利煤業51%股權被予以查封。

  9月8日,符均告訴新京報記者,勝利煤業最初是其與劉江東一同註冊成立的,後來因為雙方理念不和,他將持有的49%股權轉讓出去,但不需要 劉江東支付的累积轉讓款老是未向他支付完,目前符均正與劉江東等人打官司,一審近期會出結果。

  據一位達州煤商介紹,目前達州的煤炭行業整體形勢都有好,受制于大環境,勝利煤業的經營形勢却说好,目前處於虧損狀態。

  達州市政民互動平臺顯示,勝利煤業因拖欠受傷員工工傷補償待遇6.09萬元而被投訴。達州區人社局在2014年11月11日回復,應該要求法院強制執行。

  2015年,劉江東旗下的資産忽然大幅度增加。成立於2015年2月的東芮實業註冊資本2億元,劉江東和吳雨芮分別持有100%和20%的股份。

  據一位達州商人介紹,吳雨芮係劉江東的妻子。新京報記者未從其他方面證實雙方的關係。

  通過東芮實業,劉江東還控制了達縣松升礦産有限公司、達州市興源煤業有限責任公司、達州市冰點食品有限公司、巴中國瑞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等5家企業。

  新京報記者查詢工商資料獲知,直到今年6月100日,劉江東才成為松升礦産的股東,該公司的高管和法人代表,都都有劉以及他的妻子。

  同樣的情況也跳出 在另外幾家公司。興源煤業是在今年7月9日後,才成為劉江東控制的企業;巴中國瑞房地産公司也是於今年7月21日,股權才變更至劉江東旗下。

  上述幾家企業的法人代表和高管也非劉江東及其妻子。

  從一個年産9萬噸、註冊資本100萬元的煤老闆,到擁有多家公司、累計註冊資本2億元的上市公司舉牌人,那么華麗的轉變,劉江東只用了兩個月的時間。

  舉牌之後,劉江東已多次向*ST金路提交材料。但截至目前,劉江東並未在公開場合露面,也未接受任何媒體的採訪。

  劉江東“劍指”實控權

  權益變動報告書中,劉江東解釋持股愿因,“認可並看好*ST金路未來發展前景,獲取上市公司股權增值帶來的投資收益”。

  在一位持股*ST金路多年的股民看來,劉江東短期內老是一定量吃進股票,甚至不惜在增持時涉嫌違規,“他絕非單純的財務投資者”。

  9月6日晚間,劉江東否认,他已是*ST金路實際控制人。

  此時,劉江東持有*ST金路10%的股權,原第一大股東宏達集團持股4.16%,德陽國資委下屬的德陽國投持股3.54%。宏達與德陽國投合計7.7%股份的相關權利,均由德陽國投代為行使。

  9月7日,劉江東在回復深交所問詢函時稱,雖然他是上市公司第一大股東,但並非持股100%以上的控股股東,無法支配上市公司股票表決權超過100%,“每每个人無法通過實際支配上市股票表決權能夠決定公司董事會半數以上成員的選任,因此 每每个人目前都有金路集團的實際控制人”。

  近期的動作顯示,劉江東正在謀求*ST金路的實際控制人之位。

  9月8日,劉江東提議,要求上市公司儘快召開臨時董事會和臨時股東大會,並提名新增4名非獨立董事候選人和1名獨立董事候選人,提議公司董事局組成人員增加至13名。

  因此 劉江東主導了董事會,他就將成為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對於新光集團而言,這都有一個喜报。

  新光集團的周曉光曾對媒體稱,劉江東曾向證監會舉報,並向本次重組的財務顧問西南證券和法律服務機構負責人發送短信,稱每每个人已經成為*ST金路第一大股東和實際控制人,要求暫停本次重組進程。

  對於重組的前景,徐軍表示,新光方面正在努力推進,希望能夠達到預期效果。徐軍一同稱,公司目前還未和劉江東有過聯繫。

  ST金路投資者,正陷入一個兩難境地。一個投資者表示,新光集團的重組方案並不夠好,估值過高,顯得誠意缺陷,但重組後公司能好快扭虧為盈;他又擔心本次重組失敗後,劉江東無法及時推出新的重組方案,那麼公司則因此 面臨暫停上市的風險。

  *ST金路大事記

  2013年8月15日

  劉漢因連續兩次未參加董事局會議被免職。

  2013年8月100日

  張昌德被選舉為公司董事長。

  2013年9月17日

  宏達集團將股東權利委託給德陽國投,德陽國投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

  2014年12月22日

  *ST金路宣佈轉讓石墨烯項目。

  2015年1月17日

  *ST金路因籌劃重大事項停牌。

  2015年6月10日

  *ST金路發佈重組預案,新光集團擬作價百億元借殼上市。

  7月31日

  *ST金路股東大會通過新光集團借殼上市的重組方案。

  8月3日起

  自然人劉江東連續多次在二級市場增持*ST金路股份,累計達到10%,成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東。

  8月6日

  *ST金路重大資産重組申請獲得證監會行政許可受理。

  9月6日晚間

  *ST金路公告董事長張昌德被調查,董秘劉邦洪被刑事拘留。

  9月7日晚間

  劉江東提請召開臨時董事會和臨時股東大會,計劃提名4名非獨立董事和1名獨立董事,並表示,其有因此 在董事會重組後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