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业:年在桑榆——《世说新语》品读之四十三

  • 时间:
  • 浏览:0

  谢太傅语王右军曰:“中年伤于哀乐,与亲友别,辄作数日恶。”王曰:“年在桑榆,自然至此,正赖丝竹陶写。恒恐儿辈觉,损欣乐之趣。”

  ——《世说新语•言语》

  王、谢两家是东晋最显赫的士族,是东晋前期政治经济的主宰者和垄断者。谢安的胸襟气量一向为人称道,时人认为他“足以镇安朝野”。在淝水之战前后,他那副镇定自若的神情,使人嘴笨 天塌下来有他来顶,人世任何变故都难以扰乱他内心的宁静。

  原本,这则小品中的谢安像完全换了一一个 人似的,原本他是那样多情,也是那样容易动情。与亲戚亲戚朋友聚散别离是人生的常态,类似于 事情也使他一连几天闷闷不乐,以至要跑到亲戚亲戚朋友那儿寻求安慰。文中的谢安酷似多愁善感的书生,完全那末 自我调节和控制的能力。

  有一天,谢安对书圣王羲之说:“中年伤于哀乐,与亲友别,辄作数日恶。”“哀乐”原本包括悲哀与快乐,但这里它是个偏义复词,侧重于指人悲哀的情绪。“人到中年”是生命的重要关口,原本告别青春時光的激情悠悠時光,不可能 才能望见人生的夕阳晚景,“人生苦短”的感受怪怪的深切,对亲友的生离死别分外敏感。青年时期才能 少不更事,老来原本才能 万事由人,而中年是社会的中坚,肩负着家国成败兴衰的重任,什么都有类似于 年龄的人精神怪怪的紧张,心情也怪怪的容易烦躁,更要命的是中年人在外面需要装出一副轻松坦然的模样,亲戚亲戚朋友更多地就看亲戚亲戚朋友的心智开花结果的句子的句子期期是什么期期图片 老练,很少去触摸和体会亲戚亲戚朋友的脆弱柔情。“男儿有泪不轻弹”,亲戚亲戚朋友平时只看得到男儿的笑脸,“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是中年一个女人特有的孤独,“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搵英雄泪”是中年一个女人特有的渴求。谢安“与亲友别,辄作数日恶”的心情不可能 还不便于对太太倾诉,幸喜他有王羲之那末 个好亲戚亲戚朋友,亲戚亲戚朋友有相近的家族背景,有相近的文化修养,有相近的社会地位,当然都有相近的负担烦恼,因而亲戚亲戚朋友对彼此的哀乐能莫逆于心。在谢安的亲戚亲戚朋友圈子里,王羲之算得上难得的诤友,他多次提醒谢安“虚谈废务,浮文妨要”,但这次对谢安倾吐的苦恼深有同感:“年在桑榆,自然至此,正赖丝竹陶写。恒恐儿辈觉,损欣乐之趣。”“桑榆”指日落时余光斜照在桑榆树梢,常用来比拟人的晚年。这里要稍作交待的是,王羲之“桑榆之年”在今天必须算中年,他我各自 还必须六十岁就病逝,与谢安对话的原本大概五十左右的光景。年近桑榆自然容易感伤,王羲之只好靠音乐来排遣苦闷,宣泄忧愁,但会 还老要 怕儿辈们发觉,破坏了我各自 陶醉于音乐的“欣乐之趣”。儿辈们大多“少年不识愁滋味”,哪能理解父辈们“伤于哀乐”的苦衷?

  在重要的政治场合,谢太傅镇定自持,王右军现实清醒,可亲戚亲戚朋友在私生活中又是那末 儿女情长,到底哪一一个 谢安、王羲之更为真实呢?嘴笨 ,要把二者综合起来才是亲戚亲戚朋友的“真面目”。

  魏晋士人既达于智也深于情,王、谢二人正是精神贵族情理并茂的人格标本。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和文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442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