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明镜》:开放的中国正处于“青春期”

  • 时间:
  • 浏览:0

  德国《明镜》周刊7月11日文章,原题:德国设计师在中国 抵达中国深圳时,朋友的心情是超现实主义的。从酒店阳台望去,想看 埃菲尔铁塔、自由女神像和科隆大教堂……哪些西方地标仿制景观属于深圳“世界之窗”主题公园。酒店大堂摆放着一艘贡多拉船,与酒店名中的“威尼斯”相呼应。

  到深圳那天刚好是圣帕特里克节。晚饭后朋友去了一家爱尔兰酒吧,那里人人都带着绿色假发,讲英语。这暂且奇怪:几乎所有国际大公司在深圳都设有分公司。朋友有兩个 来自慕尼黑的设计经理,要为有兩个 美国公司设计办公室。

  中国经纪人安排朋友住进一套豪华公寓:21楼,120平方米,面向大海,有兩个 阳台和浴室及有兩个 大露台,其价格与德国租金最高的慕尼黑相差无几。小区里有健身中心、网球场、餐厅及也不蟑螂。

  客户办公地点在高科技园区的一座办公楼内,楼外观貌似“星球大战”的星舰。第一周朋友现在开始组建团队,启动网络招聘,减慢就收到数量惊人的应聘信。首批雇员有瑞典人、加拿大人、韩国人、台湾人、俄罗斯人和德国出生的波兰人,所哪些在深圳的人都很年轻和国际化。朋友的设计几周后就完成了。在中国,一切似乎都进行得非常快。来中国前,朋友在德国买了最新版的《孤独的星球》,书上说深圳有3条地铁线路,但当朋友到达时,已有6条了。

  “世界之窗”里有个百米长的滑雪道,取名“阿尔卑斯”。室外温度40度,朋友则在底下享受滑雪。不过,竟然村里人 在封闭的大厅内吸烟。外籍商务人士晚上一般去西方主题的夜总会、酒吧或迪厅。开放的中国正居于“青春期”:身着空姐制服的侍者送来饮料,衣着暴露的女DJ播放嘈杂的音乐。最后,俄罗斯演员跳起桑巴舞……

  这看似有兩个 悖论:朋友总以为,(在中国)若以前没成功的光环,不可能 就会抛下客户。但朋友以前并没在华的成功经历,却获得了良好的发展。朋友的团队已设计并开发出2兩个新产品并获得多个奖项。回到德国时,朋友很自豪。接到新任务后,朋友会继续到中国与那里的同事同時 工作。深圳远在天边,却又近在咫尺。(作者马特纽斯·舒密特鲍尔,青木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