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大公司漸成創業黃埔軍校

  • 时间:
  • 浏览:0

  場子明明足夠大,但對百老彙這幫人來説,還是有點施展不開。

  活動下午4點開始,5點多已經沸騰。能容納30多人的餐廳有30多平方米,本應綽綽有餘,但到場的430多人看起來更願意湊在一并。相隔30釐米的兩人説話基本靠吼,想往前挪一步就得蹭到三四個人。主持人在5平方米不到的主席臺上拿著話筒提高音量,“還有沒大家上來?”人群中擠出一個人跳上臺,“我是某某機構,主要投某某領域……”主持人湊過來拎拎他脖子上的胸卡挂繩,“有項目的同學們看這裡,戴紅色挂繩的是投資人,紅色代表錢……”

  這一幕發生在2015年百度離職員工組織“百老彙”的年度聚會上。據説,阿裏巴巴的離職員工群“前橙會”同樣受到投資人追捧。騰訊離職員工群“南極圈”則直接商業化發展,定位為“創業投融資服務平臺”。

  在30年左右的互聯網浪潮裏發展起來的一批中國互聯網公司,在移動互聯網的浪潮裏,像“黃埔軍校”一樣,成了人才輸出的大戶。

  投資人路演像集市賣東西

  前百度員工豐俊文第一次參加百老彙年會,走進來時,正趕上那場“像集市賣東西”一樣的投資人路演。他萬萬沒想到現場“會那麼混亂和失控”,“原以為是個班級聚會,結果全年級的人都來了。”

  他的驚訝沒能持續3分鐘。一回頭,他看見幾個熟人,説句“啊!你也來了”,再説句“你現在在做什麼”,就進入了舒坦暢快的聊天。

  這是典型的“百度式社交”,簡單、直接、没有了客套、不繞彎子。兩人對話,説到某人的項目。一個説“啊,你做的一点太爛了”,對方全都 兜著,“是啊,但現在有哪個項目不爛的?”

  豐俊文2010年從百度離職,2011年開始創業,是移動應用一站式後端雲服務LeanCloud 的聯合創始每人及 CTO(首席技術官)。年會過後沒幾天,LeanCloud和百老彙成員、短信供應商多盟達成了媒体企业合作。通過百老彙,在微信加进個好友,豐俊文又和雲片網談到了價格更優惠、使用法律法律依据 更靈活的服務。

  年會那天,劉繼漢4點整就到場了,“對就打算多見幾個人的創業者來説,現場亂不亂,吃不吃得飽,都还都要忽視。”作為一個創業者,他諳熟那種“創業者像猴子一樣在臺上跳,投資人坐在下面看”的場景。劉繼漢深知這場罕見的投資人路演的價值,“更難得的是,上去路演的大多是投資機構裏合夥人級別的人,而非一般的投資經理”。

  劉繼漢2014年12月離開百度創業,目前已進入A輪融資階段。在百老彙年會上,一点新晉CEO展示了項目,結識了許多VC(風險投資人),“當時找我的就特別多,挑了幾個在細聊,(他們給的錢)基本上都能達到預期。”

  馬堯從廣州飛來北京參加這次年會。他304年進入百度,307年離職創業。參加完年會後,找過來的投資公司和媒体企业合作夥伴明顯多了,否则强度单位很高,“忽略了相互試探的階段,快速進入談實質內容的節奏”。

  百老彙組織者陳楓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目前百老彙有近萬名成員,百度係的創業公司有30多家。2015年百老彙年會,志願者通知了16個創投機構,結果來了30多個。

  匯聚在一点平臺上的人脈資源,剛剛開始展現能量。

  “萬能的百老彙。”51社保網創始人胡萬軍告訴記者,百老彙成立了微信群,群裏經常提這句口號,“比如大家想找E代駕媒体企业合作,群裏吼一聲,是是不是人把E代駕的高管介紹過來。”年會那天,胡萬軍派了五六個人來當志願者,當晚就收到了30多家企業的報名訂單,隨後幾天還陸續有新的訂單找來。

  沒大家預測到今天。

  百老彙成立於5年前。2010年,陳楓從百度離職,“閒得沒事”,想見見老大家 ,但“是是不是他出差全都 她有事”,乾脆成立了一個群方便聚會。從大家 拉大家 開始,百老彙的組織者們“沒想到”,成立第一個季度就聚集了30多人。

  滿世界是是不是談互聯網,聞到的味道都一樣

  隔著時空,全都事情變了。

  15年前,北京郵電大學通訊係研究生三年級學生王嘯,通過高校BBS論壇看过了一家叫雷百度的創業公司。後來一点公司租下北大資源賓館1414和1417兩間套房當辦公室,成員李彥宏、徐勇、劉建國、郭眈、雷鳴、王嘯和崔珊珊,“是是不是身懷夢想的人,有一樣的信念,要做出最好的産品”。

  11年前,中南大學物理學院電信專業畢業生胡萬軍進入百度總部時,公司有224名員工。工號為348的項目經理胡萬軍,在位於北京西四環理想國際大廈12層的一点企業軟體討論會上,不時遇到7號員工、企業管理軟體總監王嘯,討論項目怎样操作。

  當年的創業公司百度如今已經是中國互聯網企業中的巨頭,有4.5萬多名員工。離開百度的員工總數約6萬人,胡萬軍309年投身創業大軍,王嘯2011年離職成立九合創投,做起了天使投資。

  一点東西似乎又没有了變。

  和15年前很像,如今的中國又開始瀰漫著一種躍躍欲試的創業氛圍。“這和我30年來北京時很像。”陳楓説,好像滿世界是是不是談互聯網,“聞到的味道都一樣,興奮、機會、風險,和對金錢的慾望”。

  胡萬軍從“變得越來越規範的”大公司離開,不会“自己做一点事情。”王嘯則成了聊各行各業各種項目的、“不斷思考和學習東西”的天使投資人。2014年,在西二旗周围的一個茶館裏,胡萬軍和王嘯談項目,“談了10分鐘,基本上就宣布了。”胡萬軍説,过后準備好的PPT都沒用上,王嘯領投了51社保。

  移動互聯網和互聯網熱潮,給隔著時空的中國帶來了例如的衝動。追逐夢想的人們也許換了個身份,但依然身處其中。和15年前不同,如今基於大公司的創業生態圈開始展現出某種能量。

  在王嘯看來,30年左右發展起來的中國第一批互聯網公司,一点是是不是因為有個夢想而去創業的。不会平等的溝通、自由的交流,不畏權威、挑戰權威、顛覆權威,年輕人桀驁不馴,懷著“我看过不上大公司,我能 要做一點更牛的事”的念頭……“一点種子,來自矽谷的創業文化。”王嘯説。

  彼時,中國的互聯網基礎條件和網民基數遠遠落後於美國。中國互聯網創新一度是C2C,“Copy to China”(複製到中國)。然而,在當下的移動互聯網浪潮中,市場足夠大、軟硬體條件都具備的中國,迎來了新的機會。

  中關村創新文化促進會會長夏穎奇用“Spin off”來形容從各大互聯網公司中派生出創業者的現象。他解釋説,“Spin off”就像是在打陀螺時甩出小顆粒一樣,在快速旋轉的物體中,不斷剝離出小事物。“這一點中關村和矽谷很像,會由一点發展壯大的大公司中,派生意味着着分析衍生出新的創業公司”。

  “中關村創業者的夢想都挺大的。”王嘯説,他想不清楚一種文化從什麼時候開始影響自己,但他感到,已經被互聯網文化潛移默化。“我能 覺得創新、自由都挺好的,我能 覺得應該有創業的夢想,應該去顛覆哪此東西,哪此無效的、没有了價值的、被控制著、被壟斷的資源。”王嘯説,“意味着着分析我是北郵的學生,意味着着分析去了國企工作,我不意味着着分析有一点想法。我也想不清楚是為了什麼事,讓我有了這種想法,但肯定是是不是別的公司,不到是在百度,不到是在互聯網。”

  離職員工創業圈的價值

  與百度和百老彙的關係類似,中國的互聯網公司巨頭某種程度上都變成了創業的“黃埔軍校”。騰訊有“南極圈”、“單飛企鵝俱樂部”,阿裏巴巴有“前橙會”,網易有“離易”,金山有“舊金山”,等等。

  這些大公司怎样看待員工離職?

  陳楓説,2010年百老彙剛成立的時候,和百度並没有了什麼聯繫,“我們玩兒我們的,他們玩兒他們的。”從2013年起,人力資源部門的員工關懷部,開始和百老彙聯繫,先是看看一点“老百度”要不会说回去。後來聯繫越來不要 ,雙方開始聊“媒体企业合作的意味着着分析性”。百老彙方面也很支援,畢竟百度“是娘家,是親戚”。

  互聯網企業的開放心態讓全都外人難以想像。

  一個例子是,劉繼漢在離職前,找到一個副總裁級的領導,“讓他幫我判斷一点事还都要幹”。對方聽完不僅認為項目还都要幹,還表示“还都要投點兒錢”。

  事實上,對全都百度人來説,劉繼漢的經歷很正常,“出來創業很正常,意味着着分析項目好,給他投點錢也很正常”。

  2015年百老彙年會,“百度七劍客”裏去了郭眈、雷鳴、王嘯3個人;百度作為“娘家”,贊助了書包和玩偶;李彥宏還專門委託兩名高管到場問候。在陳楓看來,這讓全都人覺得溫暖,“Robin(李彥宏)是很有情感的一個人,不太擅長表達自己,但心裏面有大家 ”。

  怎樣面對這類大公司離職圈的勢能?

  阿裏巴巴離職組織前橙會北京負責人黃海軍也參加了百老彙聚會,“有點兄弟社團的感覺”。在他看來,BAT這樣的離職員工在大平臺工作過,對行業的理解、操作能力和組團隊能力強,普遍受到投資圈的重視,“前橙會搞活動,請來的投資人是是不是的是合夥人級別的。”另一個“兄弟社團”、騰訊的“南極圈”則定位成創業投融資的服務平臺,通過公眾號不斷發佈騰訊離職員工創業、招聘、融資的相關資訊。

  自始至終,百老彙总是 拒絕商業化發展。

  一点平臺没有了全職工作人員,平時的活動由30多名自願報名的義工負責組織,所有活動AA制。2014年,好幾家知名機構試圖投資“百老彙”,將其打造成商業化運行的人脈平臺和商業孵化器,都被陳楓婉言謝絕。

  2015年年會,每個人算下來要交30元——參會的百老彙成員、投資人、甚至百度公司派來的兩名高管,是是不是交這30元。“我們想拿點贊助,全都 打個電話的事兒。”陳楓説,但其實誰全都 缺那30元,拿了贊助,全都事情反而複雜了。年會上全都創業企業提供了自己的産品作為禮物,是是不是創投企業帶來禮品用於抽獎。有創投問,給了贊助,那30塊錢還要交麼?陳楓説,要。

  “百老彙是個去中心化的組織。”陳楓説,AA制意味着着分析著自願主動,大家 的關係是是不是賓主,全都 互相平等。在一点地方,企業高管和創投大佬每個人都會有位置坐,CEO帶著助理,每個人衣冠楚楚,説些不鹹不淡的話。但在百老彙没有了這一套,没有了議程、座位,更没有了義工電話邀請通知。搞聚會,就公開發出時間地點,誰願意來,就AA制,進了場子沒人招呼。

  “這恰恰是百老彙位于的價值。”陳説,在最近的一次内部管理討論中,大家 達成的共識是永遠不商業化,只做公益平臺。

  前同事們這樣聚在一并,讓老闆怎麼想?

  百度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李彥宏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有這麼多人,離開這麼多年,還願意跟百度聯繫起來,這是很好的。“我們内部管理一点看不到的東西,跟他們聊一聊,也會有啟發,全都我很支援百老彙的發展”。

  在他看來,從百度出去的創業者對行業的看法比較獨到,和他們當年在百度的工作經歷是是不是關。百度和外面的投資者一樣,關注著這些百度係的創業項目,“我們投資過、購買過,這裡機會全都”。

  2015年春節,百度給許多離職員工發去了短信。百度還曾通過百老彙,給許多離職員工發去一套明信片,“一份來自老東家的深深問候”。

  這套明信片,是百度總部位於北京西二旗的樓群。陽光照進樓群,投射在嶄新而空寂的桌椅上,里面寫著“這裡有最自由的空間,最廣闊的舞臺”;樓群外的玻璃幕墻倒映著藍天白雲,里面寫著,“我們用技術改變互聯網,改變世界”、 “相濡以沫、不忘江湖”。